• <tt id="k8oow"><sup id="k8oow"></sup></tt>
  • <li id="k8oow"></li>
  • ?
    【微普法】民法典如何保護個人信息?
    發布時間:2020-12-18 15:43
     
    在信息社會的時代背景下,公民從事交易行為、必要社會活動時,不可避免地要提供個人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證號碼、住址、電話號碼等信息。這些個人信息不具備傳統隱私的私密性,許多情況下是掌握在他人手中的,一旦泄露將會嚴重地損害公民的人格利益。而在現實生活中,泄露個人信息的情形比比皆是。

     

    為回應社會需要,《民法典·人格權編》第六章專門規定了“隱私權與個人信息保護”。那么,《民法典·人格權編》將如何保護個人信息?

     

    1

    什么是個人信息?

     

    《民法典》第1034條第2款規定:“個人信息是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的各種信息,包括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證件號碼、生物識別信息、住址、電話號碼、電子郵箱、健康信息、行蹤信息等。”本條采用了“概括+列舉”的定義模式,同時“等”的使用保持了個人信息定義的開放性,為個人信息的未來保護預留了空間。

     

     

     

    按照本條規定,個人信息的核心特質是具有“可識別性”。而識別性的獲得,既包含單獨識別(又稱直接識別)、與其他信息結合的識別(又稱間接識別);在類型上,包括但不限于姓名、住址、證件號碼、電話號碼等。同時,鑒于在新冠疫情中,個人信息泄露比較嚴重,本條將“健康信息”也規定在內。

     

    2

    如何處理個人信息與隱私的關系?

     

    由于個人信息是可識別到個人的信息,必然與隱私難分彼此,在單獨識別(直接識別)的情形尤其如此。對于這個問題,學說與實踐均無法回避?!睹穹ǖ洹返?034第3款也規定:“個人信息中的私密信息,適用有關隱私權的規定;沒有規定的,適用有關個人信息保護的規定。”由此產生個人信息能否獨立成為權利的爭論。

     

    對此,學界主流學說認為,與隱私具有私密性不同,個人信息多屬公開信息,隱私權對其保護力有不逮,所以應當獨立成權。但立法者顯然采取了較為謹慎的態度:個人信息雖然與隱私權規定于一章,但立法者并未如同隱私一樣明確其“權利”屬性;而《民法總則》第111條也同樣只是規定“個人信息”受法律保護,而非“個人信息權”受法律保護。

     

    事實上,個人信息并不是一個純粹的法律概念。在個人信息上既可能存在人格利益,也可能具有財產利益。而就其人格利益而言,既可能是隱私利益,也可能是其他人格利益。

     

     

     

    就個人信息上的隱私利益而言,應以正確理解隱私權為前提。在隱私的傳統理解領域,認為私密性即私人性,包含私密空間、私密行為和私密信息,不包括公共空間和已為他人知悉的信息。

     

    因此,隱私一經公開就不再是隱私了。然則,領域的公私之分并非涇渭分明,在信息社會的大數據時代尤其如此,隱私自始具有相對屬性。

     

    其一,即便在傳統工業社會,隱私也存在家庭、朋友等之間的共享??梢哉f,隱私自誕生時就不單純限于個人領域,而是將特定的關系也包含在內。對此,我國學者也多有認識。如史尚寬先生認為:“秘密,亦可因泄漏而受侵害。泄漏為知之媒介,即由本人受有信任之人,將其秘密傳播于第三人。”

     

    其二,在現代信息社會下,基于個人生活或公共利益的需要,隱私信息必須在某種程度上共享從而具有社會化屬性,但并非進入放棄隱私期待的完全陌生領域。“‘大數據時代’公民個人信息隱私的私人性減弱,而其社會性與公共性增強,這意味著個人信息隱私權從‘私域’中‘溢出’,由此引發私法規范與現實狀態的不和諧。”

     

     

     

    “隱私不再被純粹地當做一種秘密,而是一種處于秘密與完全公開之間的中間狀態,在此意義上來說,隱私權不是一種絕對的權利,而是一種相對的權利,是一種信息管理的規則。”如在“俞霞金、徐存鏢等6人訴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政府撤銷行政決定糾紛案”中,法院認為:“‘個人隱私具有相對性’,是否構成隱私應視具體情境而定。年齡在特定的環境中可以成為公民個人的隱私,反之則不必然。”

     

    于此情形下,隱私與個人信息之間不再是一個重疊關系,而是一種除外關系:屬于隱私利益的應當受隱私權保護,否則,通過其他保護機制進行保護。

     

    3

    如何理解個人信息上的刪除權能?

     

    《民法典》第1037條第2款規定:“自然人發現信息處理者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或者雙方的約定處理其個人信息的,有權請求信息處理者及時刪除。”

     

    所謂違反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或者雙方約定處理個人信息,是指侵害作為隱私的個人信息利益的情形,因此本條第2款規定的是隱私權的救濟方式。一般情況下,隱私權被侵害之后只能請求損害賠償、賠禮道歉等,但在網絡上隱私可能一直以信息的形式向大眾持續公開,因此刪除信息也成為隱私侵權的救濟方式。

     

    關于刪除權,很多學者將其等同于被遺忘權。被遺忘權源自法國法上罪犯“刑滿釋放后反對公開其罪行及監禁情況的權利”,是指自然人要求刪除相關個人信息的請求權。

     

     

     

    近年來,我國也興起一股主張引入被遺忘權的潮流。但刪除權不同于被遺忘權,前者是隱私侵權的責任方式,后者作為個人信息權的延伸,以個人對其信息的控制為基礎,與信息社會的現實不符。此外,賦予個人自由的被遺忘權,還會導致對言論自由的戕害,妨礙數據經濟的發展。

     

    當然,若需“被遺忘”的信息上產生了合理隱私期待,亦可受到隱私權保護。如刑滿釋放浪子回頭者對其前科應享有隱私利益,原則上不得再次提及與公開。其具體判斷依賴法官綜合行為人的主觀狀態、社會危害性等多方因素的利益衡量。

     

    4

    個人信息上的查閱、復制、異議、變更權能是什么?

     

    《民法典》第1037條第1款規定:“自然人可以依法向信息處理者查閱或者復制其個人信息;發現信息有錯誤的,有權提出異議并請求及時采取更正等必要措施。”

     

    學界一般認為,只有承認獨立的個人信息權,才能使自然人享有個人信息的查閱、復制、異議及更正的權利。但其實,這是因為個人信息的識別性具有的同一性利益所產生的權能,無須借道獨立的個人信息權。

     

    所謂同一性利益,即自然人的人格標識、個人信息僅僅指代主體自己,權利人對自己人格標識、個人信息的使用不受他人否認、冒用或不正確使用的利益。姓名、肖像上的同一性利益廣為人知,但個人信息上是否具有同一性利益?個人信息具有識別功能,它既是個人標識自己的工具,也是他人識別個人的工具。

     

    在隱私利益之外,個人信息也具有表征功能和同一性利益,個人簡介、名片為其典型。具有表征功能的個人信息具有他為性,他人也同時負有正當使用的義務。圍繞他人的正當使用義務,自然人可享有訪問和更正權。這實際上是一種新型的標表型人格權。對此,《民法典》雖未明確承認,但解釋上仍可得出肯定結論。

     

     

     

    從個人信息的理論發展上看,自我表現理論可視為對個人信息同一性利益的發現。自我表現理論源自符號互動理論,后者認為,社會交往中人們會想象自己處于他人角色位置時的可能情形,會設想他人對各種行為的可能反應,并且選擇相應的行為,最終形成或改變他人如何看待自己以及自己如何被別人看待。

     

    自我表現理論意味著,個人需要公開自己的個人信息以塑造自己的人格形象(即人設),此種公開多數情況下是主動的,也有時候是被動的,但都事關主體的人格形象問題。“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所謂對個人信息的保護,并非直接保護個人隱私,而是保護個人對其自身社會形象的自我決定。”

     

    【本文來源于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釋義”系列圖書中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人格權編〉釋義 》】
     
    ?
    麻豆国产原创视频在线播放_国产精品美女久久久浪潮av_亚洲av第一页国产精品_亚洲av永久无码精品